《双星辉映:齐白石、黄宾虹册页、信札、诗稿作品集》前言

  以独特的视角审视20世纪的中国画巨匠,既是为了总结过去、反思历史,更是想借此来探寻中国画未来的发展道路。大家巨匠自身集结着丰厚的文化沉淀,他们在不同的时代与文化环境中折射出不同的光彩,因而有着被无限阐释的可能。本次活动则提供了一个具体的坐标点,使我们得以近距离走近大师,感受传统。

总体而言,“傅抱石画作的艺术成就与当前的市场价值已经得到了高度的统一,艺术价值被市场充分认可,而且还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理解,其画作的未来行情仍会是一个平稳上升的趋势。那些流入市场的高仿赝品,或者那些似是而非的画作,将会随着收藏者认知水平的日渐提高,逐渐被市场淘汰。”

有着数千年发展历史的中国画艺术,几经递嬗演变,已成为世界艺术之林的乔木奇葩。作为“中华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与“中华文化之花”的中国画艺术,日益在人类的精神与文化生活中发挥着良好的作用。回顾历史,重温传统,关注艺术本体,研究现当代,并探讨中国画的未来发展道路,正是中国画研究院义不容辞的责任和理应肩负的学术使命,同时,也是每一位热爱中国传统艺术的人士的共同祈望。有鉴于此,我们经过反复考量,策划并组织了“20
世纪中国画名家作品系列观摩活动”,拟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不同维度对20
世纪的中国画艺术进行一次新的审读,并试图提供一组观摩研究文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

第三、傅抱石作品并非来源于简单的临摹、写生,而是“得心源”之后的自然流淌、自由自在的发挥,是创新。

  “20
世纪中国画名家作品系列观摩活动”由六项内容组成,约在三年内完成,每项活动都有展览、研讨会、画册出版等内容。“双星辉映——齐白石、黄宾虹册页、信札、诗稿作品展”是该系列活动的第二项展览,它的成功举办标志着我院学术工作的继续拓展。齐白石、黄宾虹对现代中国画坛影响深远。齐白石的绘画,以花卉草虫为大宗,他在人物画与山水画方面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齐白石兼工笔、写意两种作风,画面简练传神,充盈着人情味和幽默感。齐白石的绘画散发出浓郁的生活气息,表现出健康、欢乐与自足的生命力,与传统文人画那种超脱避世、超然物外的审美追求形成鲜明的对比,因而获得了广泛的认同。黄宾虹沿传统之路而行,他经历了师古人、师造化以及将传统与造化融合为一的过程,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面目。美术界对齐白石、黄宾虹两位大家的研究,应该说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研究工作仍有深化、细化的必要。本次活动聚焦两位大家的册页、信札与诗稿,册页属于“小品”范畴,但是我们认为,一件绘画作品价值的高低与画幅的大小没有必然联系。而且,画家们习惯于在册页上信笔挥洒,以这种方式创作出来的作品更加富有天机与生趣。从信札与诗稿中,我们可以管窥两位画家深厚的文化修养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当然,这批珍贵信札与诗稿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画家书法造诣,这也值得今人悉心揣摩。

第四是得心源,出新意。经过前面三个方面的学习,傅抱石最后在情感、思想方面有了自己的感悟,再将这种深刻的感悟表现出来、画出来,这就与其他同时代的画家创作迥异。傅抱石在这几个方面全做到了,在他61年的生命中,用他的聪明才智、充沛的情感,再加上他的勤奋、机遇,最终在绘画上完成了一个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晚年精品迭出。

图片 1

第一、傅抱石书画的起点高,是建立在对美术史、绘画史深入研究并建立起自己学术体系基础之上的绘画。古人讲,“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现在很多人甚至都不学美术史,怎么能创作出好画。

此后是2003年中贸圣佳秋拍,齐白石的八开《山水册页》拍至1661万元,而傅抱石的八开《毛主席诗意册页》从300万元拍至1980万元。张忠义先追忆,“现场气氛热烈,群情激奋,成交后很多人起立鼓掌,掌声雷动。”当时傅抱石之子傅二石在现场为收藏者讲解这件册页,认为是其父晚年的精品之作。值得一提的是,傅抱石的这件册页2011年11月北京翰海再拍时,成交价涨至2.3亿元。

图片 2

张忠义指出,“拍场上傅抱石画作的仿品、赝品数量,要少于张大千、齐白石等人的仿品。仿齐白石画作的赝品最多,相对而言,仿制难度较大的傅抱石、李可染作品的赝品略少。不容忽视的是,现在市场上也已经出现了不少仿制傅抱石画作艺术较高的作品。2013年初,香港展出一位收藏家的15件傅抱石作品,被指出全系仿品。有行家透露,已经发展有专门针对近现代大家画家的集团化作伪的现象。”

此外,还有辅助的鉴定方式,如具体画作的著录情况,什么时间、什么著作收录,画家本人是否审定?画作是否经过展览,什么时间、什么规格的展览?画作是否有收藏传承记录,经过哪些人的收藏、研究。同时还要注意听取专业研究人士的专业看法。

傅抱石作品所取得的艺术成就及所达到的高度,后人难以企及、难以模仿。原因就在于:

张忠义分析,傅抱石画作数量少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傅抱石先生对创作要求严格,从不应付,认为不好的作品不让流出,这是为什么目前我们所见的傅抱石画作真迹多是精品的原因。这与齐白石画作的存世情况不一样,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齐氏画作约有两三万件,精品仅15%左右,大量的是应酬品,佳构与应酬作品之间的艺术水准差距非常大,价值有天壤之别。其次是傅抱石先生的生命短暂,创作时间相对也短,直接影响了作品的数量。

艺术理论与艺术实践密切相结合。傅抱石对美术史、绘画史研究精深,写作出版了多种理论著述,且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有所突破,这一点决定了他艺术创作的高度——以理论来指导艺术创作的实践,他不单纯的是一位画家,更是一位理论家。

其次是看内容。如傅抱石画花卉、鞍马题材的作品很少,他擅长的是山水、人物画,我们要能根据他具体作品的画分出不同的时期来,掌握每个时期画的不同特点。

图片 3

“物我两忘,心手相师”

在张忠义眼里,傅抱石在中国近现代书画史上具有独特的历史地位,其书画成就反映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功夫在画外体现得尤其突出。具体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

张忠义回忆,“内地艺术品市场形成初期,傅抱石作品实际上没有受到太多收藏者的重视,价格没有齐白石、张大千作品高。但《丽人行》1996年中国嘉德秋拍的高价成交,改变了这一格局。这张创作于1944年9月、1953年画赠郭沫若的大巨幅人物画横幅拍得1078万元,是中国近现代书画创造的第一个千万元纪录。此后,傅氏作品大幅攀升,近现代大家精品也自此迈入千万元时代。”

鉴定傅抱石作品,首先就要注意他的这种笔墨特性,傅抱石曾说过,“中国画从技法角度来说,实质上就是怎样用笔用墨的问题。在中国,大约自11世纪始,笔墨两个字的含意不仅是工具的名称,而且成为中国绘画技法的代名词。”傅抱石绘画技法的高难度,所体现的学术性、思想性、情感性是常人难以学到的,虽然现在也有不少人学他、仿他,学像似乎容易,但要达到他的高度,几乎不可能。

第三要看材质。傅抱石作品绢画少,多用纸,纸的特点也很明显,纸的高下、好坏随着他的经济情况有所变化。1938年以前傅抱石的经济收入不佳,用的多是不太值钱的厚宣纸,在重庆时期他大量用的是贵州产的皮纸,吸水吸墨性强,耐多次晕染。新中国成立后,傅抱石的经济情况好转,曾在荣宝斋买进一批乾隆年间的宣纸和皮纸,后期创作的很多精品画作多用这类纸。

按照张忠义的标准,傅抱石作品可分四大类:第一类是写心的画,如与关山月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第二类是写神的画,如《云中君与大司命》《湘君》《湘夫人》等作品,题材来自屈原的《离骚》;第三是写意的画,以毛主席诗词意境为主题,当时以毛主席诗词意境入画者很多,但真正画得好、成就高者只有傅抱石、李可染等少数几人;第四类是写生画,最具代表性的金刚坡时期的作品,以及新中国成立后行程数万里的各地写生作品。

傅抱石画作行情对市场具引导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