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作品拍卖创纪录 近现代书画进入名品

  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专家说,目前照相制版的印章以手工加盖后已无法鉴定真伪。经常用印章的书画家都有体会:一方印章,即便是真品,因用印时的手法、环境、衬垫、时间不同都可能印出不尽相同的印迹,所以即便在照相制版技术应用前,印章对鉴别作品来说也只能是个参考。

7月9日,由省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主办的“江山多娇——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绘画精品展”在省博物馆举行。开幕式结束后,记者对傅抱石先生之子、著名山水画家傅二石进行了独家专访,他向记者讲述了傅抱石绘画及生活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洗手图》成了思敏的珍藏,在2008年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思敏展出了这幅《洗手图》,可这幅傅抱石画作被定名为《洗手图》还经过了一番“纠缠”。1994年,为纪念傅抱石诞辰90周年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中就有一幅《洗手图》。邮票上的《洗手图》是竖幅,只有观画者并无洗手人,而傅抱石《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写到“我在五尺对开的宣纸上,经营一张横画。画四人观画,一人正在洗手,而桓玄则庄重地望在屏风之旁。”思敏找到了傅抱石的儿子傅二石,展开了这张五尺横幅的《洗手图》……经过反复鉴定,竖幅的《洗手图》被更名为“读画图”,思敏收藏的这幅被正式认定为《洗手图》。2004年,思敏得到傅二石的授权,在纪念傅抱石诞辰100周年之际,发行了一套《洗手图》个性化特种邮票,邮票上有两幅傅抱石先生的照片也是傅二石专门为这套邮票提供的。

  傅二石介绍说,此次展览精选了傅抱石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的作品78件,系统展现了傅抱石的绘画艺术历程、风格和特色。傅二石说:“1979年,母亲罗时慧将父亲傅抱石的380余件作品慷慨地捐献国家,并入藏南京博物院;2007年1月,我们兄妹6人又将珍藏的父亲的写生画稿、著述手稿、自用印章等再次捐献国家。

“价值连城!”

  傅二石说,小时候他负责给父亲打酒,不过,打酒回家的路上,他总是要偷着喝上几口。傅二石说,让他终生遗憾的是,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不在父亲身边,当时他在外地,家里紧急通知他说父亲病了。等他出火车站时,看到很多人围着报刊栏读报,他凑过去一看,那是他所熟悉的父亲的音容笑貌,只是外面加了黑框,他一下子蒙了。

 1980年,思敏在兰州见到了这幅《送苦瓜和尚南返》,原装原裱,对方开价一万元。这对于当时每月工资只有50元的思敏来讲,是个天文数字。1984
年,思敏来深创业,一路在商海打拼,心里却还惦记着那幅《送苦瓜和尚南返》。1988年,思敏专程去了趟兰州。这一次,这幅画已经涨到了十几万元。思敏手头有几万元,他找来一个朋友想合伙买下这幅画。谁知这个朋友躲开他偷偷买下这幅画,带回了天津。

 

郭彤告诉记者,由于傅抱石离世较早,与同一时期的齐白石、张大千相比,存世作品数量较少。根据傅抱石解放前的办展记录、解放后办展记录、出版的画册、画室里的遗作以及与亲朋好友的往来记录等,经过专家考证,傅抱石存世作品,包括没画完或基本画完但未落款的,总计约3000件,全部画作中可报出画名的约
1000件。这些作品中60%在国内,40%散落在海外。

  一些正规出版社也出版傅抱石假画

苦追20年

 

有人用“非常疯狂”来形容今年秋拍书画市场,收录于《石渠宝笈初编》的董其昌《龙神感应记》去年800万元遭遇流拍,今年拍出4480万元的高价。据郭彤介绍,以嘉德拍卖中国书画部分为例,2005年秋拍总成交额约为5亿元,而今年秋拍时总成交额已经创纪录地超过了11亿元。

 

10
月30日至11月10日“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收藏大展”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举行。展品包括全球藏家提供的百余幅傅抱石精品力作,其中有南京博物院借出的30件院藏国家一级文物。在展出的一百多幅傅抱石画作中,有两幅出自深圳民间藏家思敏的珍藏,一幅《洗手图》、一幅《送苦瓜和尚南返》。

 

傅抱石的作品流传下来的据称有三四千幅,而在傅抱石自序、笔记中记录过的只有四百多幅。傅抱石对自己的作品拿出来“见人”十分谨慎,他曾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写道:“我是怕见人的人,我的画尤其怕见人,只要可能,总使它不见人为妙。”自序中他这样记录《送苦瓜和尚南返》:“正月间,我已画过一次,画面布满摇落的树,远远的河边点缀博尔都和石涛两人。就技法论,这幅我甚为满意。当时我只题诗中‘况此摇落时,复送故人去!’二句,不久,承倪遂吾先生见赏,收藏以去。这以后,我不知画过多少次,结果无一次满意。”

 

《送苦瓜和尚南返》

  由于傅抱石离世较早,与同一时期的齐白石张大千相比,存世作品数量较少,因此尤其珍贵。在拍卖市场上,傅抱石的作品更多次创下天价。11月22日,中国嘉德2009秋季拍卖会上,傅抱石的《巴山夜雨》以1848万港元成交。同年11月29日,香港佳士得举行秋季拍卖会,一幅傅抱石的《杜甫诗意图》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拍卖纪录。

“怎么好?”

  采访在省博物馆一楼贵宾厅进行,70多岁的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

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作品《杜甫诗意图》在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上,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成为本场拍卖会上最高价拍品。资料图片

  展览中,我们不仅能欣赏到傅抱石的绘画作品,还看到傅抱石的常用印鉴,印鉴中有一枚是“往往醉后”。

鉴“傅画”真伪

 

据介绍,国内收藏傅抱石存世作品最多的是南京博物院,该院收藏“傅画”365件,几乎囊括了傅抱石每个时期的代表作。据悉,收藏傅抱石作品的还有傅抱石纪念馆、江苏省国画院、日本的画院、傅抱石家属和傅抱石生前好友。

 

 图片 1

  因为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往来的朋友也都是徐悲鸿李可染等这样的大师,耳濡目染使得傅二石兄妹6人也都先后学起了画画,并且一辈子与画结下情缘。虽然平时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傅抱石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傅二石说:“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父亲常说,一个画家最后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画家个人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也不例外。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金刚坡时期作品出击秋拍市场

  一位慈父严师

“好!”

  傅二石说,从很小的时候起,每次父亲作画时,他和哥哥傅小石都要在边上为傅抱石研磨,所以傅抱石的每一幅新作,哥俩都是第一个观赏者。自然父亲在创作时的一些习惯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大书画家们都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可在傅抱石这里,却还要再加第五宝——酒。傅二石说,“往往醉后”并不是每一幅画的后面父亲都会盖上此印,而一定是在喝了点小酒后创作的自己满意的作品上才会加盖。父亲喝酒作画并不是真的喝醉了,而是酒量正好达到没有失去理智的状态。酒会让父亲有更好的灵感,往往酒后作画,他的画笔中含着醉,却又非醉,意境超乎自然。傅二石说,这枚印鉴并不是常人理解的,傅抱石酒后作画就盖上这枚印鉴这么简单,而是因为酒后吐真言,往往醉后见天真,表明父亲作画时真实的精神状态。

1995年,思敏在深圳市拍卖行举行的艺术品拍卖会上,见到这幅曾在天津某出版社仓库里尘封了四十年的《洗手图》。

  近百幅作品中,傅抱石创作了很多表现抚顺西露天煤矿的作品,如《煤都壮观图》等。傅二石说,1961年8月4日,傅抱石前往抚顺参观著名的西露天煤矿,面对眼前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引发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但这既不是青山绿水,又不是奇岩古树,满眼都是一些不适合中国画笔墨表现的铁轨、煤层、煤车等。面对难题,傅抱石勇敢挑战,他不管前人画没画过,值不值得画,他就是要表达对煤矿工人的爱与敬,傅抱石凭着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采取多变的点染、留白等手法,反复尝试,摸索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8月16日终于完成了《煤都壮观图》。画面上,有煤山、厂房、大吊车、电线杆、烟囱、挖掘机等,也有运煤的汽车和火车呼啸而过,既画出了露天煤矿开采后煤山的壮观,又呈现了繁忙热闹的现代工业景色。他用自己的真诚、才华、激情,记录了其所在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从而与古代山水画追求的萧寒、超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形成了根本区别。有专家称,傅抱石成为在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估价1300万元,从1000万元开始叫价,每轮加价50万元,经过数轮买家激烈争夺,最终以1848万元成交。”日前,傅抱石以“夜雨”为主题的作品《巴山夜雨》在中国嘉德秋拍上,拔得近现代书画头筹,一展名品风姿。

 

本报记者 胡云涌

  经过专家考证,傅抱石存世作品,包括没画完或基本画完但未落款的,总计约3000件左右,全部画作中可报出画名的约1000多件。这些作品中60%在国内,40%散落在海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

郭彤表示,从已经结束的嘉德秋拍不难看出,近现代书画部分,以一流大家为主体的主流市场大放异彩,齐白石、傅抱石、林风眠、徐悲鸿、张大千等大家的名品频频创出高价,可以说近现代书画市场已经进入“名品时代”,经过多年培育的市场逐渐分出层次,高品质是艺术品价格的最核心因素;同时,目前市场与学术潮流的结合更加紧密,而作品的艺术品质永远是拍卖市场的生命线。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二十载苦寻《送苦瓜和尚南返》

  “往往醉后”并不是一枚简单的印鉴

于是,《洗手图》拍出了这一场拍卖会上的最高成交价,50万元。思敏说:“50万元在当时也不是个小数目,能买下一座别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