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博年度特展开幕

攀古楼中大克鼎、大盂鼎乃藏中珍品。鼎,乃青铜器之王。大克鼎、大盂鼎、毛公鼎无疑则是王中之王,故有天下三宝之说。三宝中的前两宝都被潘荫祖所藏,其家人因此倍感荣耀,故刻有天下三宝有其两印章一枚。其实三宝中的另一宝,一度被寓居在苏州网狮园的叶恭绰所拥有。如此一来,西周青铜器中的三宝都与苏州古城有其渊源。

潘世恩等五状元书扇 苏州博物馆藏

展览中。除了《梅花喜神谱》见证潘吴两家的世交情意外,还有《潘祖荫致吴大澂尺牍》、《潘祖荫制笺》、《大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潘祖年与吴本善合书扇面、吴湖帆所藏《潘世恩等五状元书扇》等等。

大盂鼎款识拓本 上海博物馆藏

《佚名明人肖像之徐渭像》

道光八年,潘世恩60大寿,皇帝亲笔御赐福字匾。咸丰二年,重与鹿鸣宴;咸丰三年,重与恩荣宴,皇帝亲书琼林人瑞匾额相赠。咸丰四年,潘世恩在京逝世,享年八十六岁,入祀贤良祠,谥文恭。他历经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仕途风顺,一生富贵,可谓极尽人臣之殊荣。冯桂芬为潘世恩撰写的墓志铭中表示:有清一代,生前加太傅衔的仅有5人,能两次参加琼林宴的有9人,状元出身官至宰辅的也仅为8人,只有潘世恩一人兼而有之。陈康祺的《郎潜纪闻》里也称潘世恩为三百年中第一福气中人。正所谓:大富贵亦寿考!

《梅花喜神谱》

潘世恩原名世辅,字槐堂,号芝轩。乾隆五十八年,潘世恩状元及第揭开了贵潘家族一状元、八进士、十六举人闻名于世的望族篇章。他历任六部尚书,官至军机大臣、武英殿大学士、太傅。

《大盂鼎款识拓本》、《大盂鼎款识拓本》

自2016年12月起,苏州博物馆策划了以清代苏州藏家为主题系列的年底特展,相继推出了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的收藏、梅景传家清代苏州吴氏的收藏。此一系列特展通过对清代苏州藏家藏品与文献的发掘与展示,在文物收藏的传承和历史变迁过程中,去还原清代中后期苏州的文人生活,以及揭示文人活动对苏州这座城市的人文影响。

展览现场

潘祖荫致吴大澂等尺牍 苏州博物馆藏

在宝山楼展厅,主要展示了潘博山的书画收藏和古籍善本。除了《吴门四家小像》之外,还有《后山居士文集》、原为明代王世贞所藏的《三吴墨妙》、《佚名明人肖像》等。

此后,潘祖年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将其兄收藏文物秘密押运回故乡,存放在苏州南石子街的潘家旧宅中,并且严格奉行祖上家训,绝不示人。潘祖年去世后,家中没有当家做主之人,留下的都是女人和孩子。抗日战争之际,国家危难之时,潘家后人经过反复商讨,最终把潘家所有珍宝秘密埋入了一间不起眼的堂屋地底下,随后全家人逃到上海避难。大克鼎、大盂鼎等这批珍宝这才躲过了日寇的搜刮。

《潘祖荫制笺》

除了青铜器,潘祖荫还收藏有大量珍贵的书籍、鼻烟壶、碑碣石刻拓本等,这些藏品他都经过细致的研究。据说他每得一珍贵器物,就会拿出来和朋友切磋商讨,记录研究始末,供后人学习增改。

苏州博物馆从2016年12月起策划了一系列的清代苏州藏家年底特展,此一系列特展通过对清代苏州藏家藏品与文献的发掘与展示,在文物收藏的传承和历史变迁过程中,去还原清代中后期苏州的文人生活,以及揭示文人活动对苏州这座城市的人文影响。

潘世恩书扇页 苏州博物馆藏

据悉,为了配合此次攀古奕世特展,苏州博物馆还推出了文博论坛、影视欣赏、展厅互动、体验之旅等多项特展专属活动。

潘祖荫行书八言联 苏州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重达两百多公斤的大克鼎来自于苏州潘氏家族的捐赠。

潘世恩为人正直,端方勤慎,外柔内刚。乾隆末年权倾朝野的和珅和大人对其极尽拉拢,欲纳为己用。然而,潘世恩年纪虽轻,初入政坛,但为官清廉,持重大方,对和珅把持朝政十分反感,所以始终不肯上贼船。

《梅花喜神谱》中吴湖帆题跋

潘祖荫一生嗜好金石,尤其喜欢青铜器,所藏钟鼎彝器之类多达五百余件,成为清末收藏青铜器的第一家。我们熟知的大盂鼎、大克鼎就为潘祖荫收藏,大盂鼎、大克鼎与毛公鼎并称西周青铜器三宝,潘祖荫一人就藏有两鼎,故曾刻有天下三宝有其两印章一枚。

王鏊书札

可惜潘氏一族人口凋零,潘祖荫去世时,家中没有子嗣继承藏品,于是他将自己毕生所藏全权托付给自己的弟弟潘祖年处理。六年后,潘祖荫的夫人去世,潘祖年得知消息从苏州赶往北京奔丧时,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潘祖荫部分藏品被盗。

潘祖荫日记手迹

原标题:苏博清代苏州藏家特展聚焦潘世恩潘祖荫等的收藏

见证潘吴两家世代通好的《梅花喜神谱》

道光御笔赐福字匾

展览现场

他工诗词,精楷书,尤嘉校雠之学,又醉心金石、古籍,家藏颇丰,是一位造诣深厚的金石、文字学家和收藏家。其藏彝器处曰攀古楼,藏古籍善本处曰滂喜斋。

《佚名明人肖像之李日华像》

潘氏家族谱系

从烟云四合的顾氏过云楼到梅景传家的吴氏愙斋,苏州博物馆通过对清代苏州藏家藏品与文献的发掘与展示,自2016年12月起举办了一系列的清代苏州藏家年底特展。2018年,苏州博物馆再度推出清代苏州潘氏的收藏,12月15日,苏州博物馆清代藏家系列之攀古奕世清代苏州潘氏的收藏在苏州博物馆展厅对外正式展出。

苏州博物馆提供的资料显示,由于潘氏收藏品数量过大,以及潘氏收藏与苏州特殊的历史关系,潘氏的收藏将分为上下两期进行展览,第二期须静观止清代苏州潘氏的收藏将在2019年12月与观众见面。

大盂鼎、大克鼎与潘家的传承、守护

从一个世代经商的外来氏族何以一跃成为人文荟萃之地的名门望族呢?潘氏家族长久以来的优良家风家训无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潘世恩像

澳门葡京真人网站,潘祖荫字东镛,别字朝阳,号伯寅,又号郑庵。他是潘世恩最引以为豪的孙子。道光二十八年,潘世恩80寿辰,18岁的潘祖荫蒙道光皇帝恩赐为举人。咸丰二年他考中探花,任翰林院编修、侍读、南书房行走等,历任工部、刑部、礼部尚书,官至军机大臣,加太子太保衔,卒晋赠太傅,谥文勤。

清代中后期,苏州是收藏家汇聚之地。其中,尤以郡中顾氏、潘氏、吴氏等家族最为著名,涌现出一批收藏家,他们对中国青铜器、玉器、书画、碑帖、文房的蒐集与鉴赏,既代表了传统文人的趣味,也代表了苏州这座城市文化的面貌。

近日,苏州博物馆清代藏家系列之攀古奕世清代苏州潘氏的收藏将于12月15日在苏州博物馆二楼吴门书画厅与负一楼特展厅开展。此次展览将展出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贵州省博物馆及苏州博物馆等收藏的清代苏州潘氏一族的珍贵旧藏88件。

潘祖荫在北京去世后,由于膝下无子,大克鼎、大盂鼎等收藏就交由其弟潘祖年全权处理,他悄悄地把大克鼎、大盂鼎运回故乡苏州,且供放厅堂,视为传家之宝。并定下谨守护持,绝不示人的规矩。

展览名称”攀古奕世”是为何意?攀古是指攀古楼,即潘祖荫收藏青铜器之处,而奕世本义为世代传承,也是潘祖荫的祖、父两代名字排辈,意指潘氏收藏精神继承先人、传之后世。展览期间,二楼吴门书画厅一作攀古楼,将展出青铜器、陶器、金石拓本;二作宝山楼,将展出书画作品。负一楼特展厅作滂喜斋,将展出古籍、潘家文献与手迹。

《梅花喜神谱》中的潘静淑题跋

潘世恩为官之时,对各种人才极为看重。他与晚清名臣林则徐曾在处置江苏涝灾问题上产生过矛盾。但咸丰帝即位后,潘世恩又首先向皇帝推荐曾被流放的林则徐,称他历任封疆,有体有用。所居民乐,所去民思。除此之外,他还极力引荐了姚莹、邵懿辰、冯桂芬等人,皆是清代中后期极具影响的重要人物。

苏州博物馆馆长陈瑞近在昨天的开幕式上说,此次展览展出了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贵州省博物馆及苏州博物馆等收藏的清代苏州潘氏一族的珍贵旧藏88件。四朝元老潘世恩的孙辈中,潘祖荫上承父辈曾沂、曾莹、曾绶、曾玮之爱好,下能开后辈收藏之风气,实为承前启后之代表。其京邸设有攀古楼、滂喜斋,分储青铜器、古籍善本,精善堪称一时之冠。潘氏友生门人如吴大澂、王懿荣、赵之谦、李慈铭等济济一堂,不时以金石考订、善本赏析为乐。民国以来,潘氏后人中,祖荫堂兄祖同之孙潘博山、潘景郑继承乃祖竹山堂旧藏,续事搜罗,深具慧眼,拔宋刻《后山居士文集》于故纸堆中,遂合用宝山楼之名,以藏珍椠。一九五一年以后,经潘博山夫人丁燮柔、潘丁达于姊妹二人之手,潘氏五世收藏陆续捐献国家,入藏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等机构。

潘氏家族一向有孝行、读书、作文、行善、尚俭、谨慎的家风。潘世恩在此基础上更有所创新,总结出关于读书、立品、居官、制事等方面的心得体会,不但自身严格遵从,更被录入了《潘文恭公遗训》,成为影响大阜潘氏后代子孙的精神指向。

陈淳书札

朱户千家室,丹楹百处楼。潘家在苏州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大阜潘氏的一支自明末清初从安徽歙县迁至吴中,逐渐成为吴门望族。原本经商为业的潘氏,先后与申时行、彭启丰、缪彤、毕沅、吴钟骏等明清状元家族,通过联姻建立起密切的关系,崇尚教育、致力科举的价值取向,逐渐对潘氏家族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潘世恩家族谱系

乾隆年间潘奕隽、潘奕藻先后会试中式,打开潘氏家族功名之门,潘世璜、潘世恩、潘曾莹、潘祖荫等四世其昌,进士举人世代蝉联,生员贡生车载斗量,潘氏一族极为兴盛。清同治年间,李鸿章任江苏巡抚时,曾为潘宅题匾曰:祖孙、父子、叔侄、兄弟翰林之家。其中,潘世恩和潘祖荫祖孙二人是家族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据悉,此次展览分为滂喜斋、攀古楼、宝山楼三个单元,展出青铜重器、陶器以及金石拓本,如大盂鼎、大克鼎的款识拓本,书画文献则有《徐渭像》、《三吴墨妙》、《吴门四家小像》、《临顿新居图卷》到《潘祖荫日记》。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的《梅花喜神谱》仿佛是吴氏梅景传家特展的延续,让潘吴两家的世交关系在攀古奕世特展上得到了梳理与升华。

一枝联秀

开幕式现场

赵之谦 吴县潘伯寅平生真赏石章 上海博物馆藏

祝枝山书札

值得一提的是,苏州潘吴两家为世交,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便是,潘吴两家的联姻,即吴大澂的孙子吴湖帆娶了潘祖荫的侄女潘静淑。其实,潘祖荫年长且入仕较早,吴大澂便尊其为师。潘祖荫酷嗜金石,但因公务繁忙,常托吴氏代为访购古物。吴氏本身也搜藏古器,当与潘氏访求相同之物时,也不得不有所取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