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晓霖:挖坑使绊:白宫交班前的阻击战

1月3日,美国民主党议员查尔斯·舒默作为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首次公开演讲,抨击当选总统特朗普不靠谱,称其只知发推特而非勤勉实干。同时,《华盛顿邮报》披露,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正着手设立一个“作战室”,专门研究如何对付特朗普,捍卫奥巴马八年任期积累的政治遗产,并监督其商业帝国与总统权力的关系。虽然民主党输掉大选,但是,从奥巴马政府到民主党发起阻击特朗普施政的未来战争,特朗普执政后一意孤行未必称心如意。

外交与安全是美国总统腾挪空间较大的权力范围,奥巴马及民主党给特朗普团队穿小鞋、使绊子,年关前后先后即以戏剧性事件形成两个高潮。其一,就是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事件。去年12月29日,奥巴马政府以“干预美国大选”和“向在俄美国外交官施压”等为由,制裁俄罗斯相关安全机构,并驱逐35名俄罗斯驻美外交官。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美国主流媒体,一直渲染俄罗斯情报机构介入总统选举,特别是有俄政府背景的黑客侵入希拉里邮箱,进而毁其政治名誉,帮助特朗普获得竞选优势。特朗普也从不掩饰对普京的赞誉,并发誓上台后将改善美俄关系,甚至可能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妥协,解除维持数年的经贸制裁。

奥巴马政府驱逐大批俄外交官,这等规模和力度即使在冷战时期也实属罕见,此举一则试图坐实俄罗斯干涉美国内政,将特朗普与普京绑在一起发泄败选愤怒,二则希望引发俄罗斯报复,使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为特朗普执政后的美俄关系修复抬高门槛。但是,精明的普京并没有还以颜色,反而邀请美国驻俄外交官及家属参加1月7日东正教圣诞节庆典,跳过奥巴马政府挖的一个外交陷阱。

奥巴马政府年前干的另一票是恶化与以色列关系。2016年12月23日,由于美国投出关键的弃权票,安理会以14票赞成的结果通过谴责以色列扩建定居点的第2334号决议,打破安理会36年在这个敏感议题上的记录。众所周知,美国曾在安理会否决过30多项不利于以色列的决议草案,奥巴马政府此举无疑是对以色列强硬政策的一次公开打脸,因此,受到阿拉伯国家普遍欢迎,却被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连续抨击三天,八年不睦的美以关系降到冰点。

从执政理念看,奥巴马成全安理会2334号决议是对“奥巴马主义”的贯彻和延续,也是对内塔尼亚胡长期不合作甚至干涉美国内政的一次制裁。分析家们明显看到,这也是对特朗普未来中东政策的掣肘。特朗普宣称上台后将允许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抨击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显示出将颠覆奥巴马中东政治遗产的倾向。特朗普不仅在竞选中得到美国犹太财团鼎力资助,而且一当选就被内塔尼亚胡公开称为好朋友。这都加剧了奥巴马团队及民主党对特朗普的恶感和担忧,所以,尽可能推高美以关系未来转圜的成本。

内政方面,奥巴马政府也在弥留政权的最后一个月出手反制。针对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议》、鼓励油气能源开发,以及限制穆斯林移民等施政纲领,奥巴马签署文件禁止在北冰洋和大西洋部分地区开采近海油气,并新增两个国家保护区以限制油气开采,还废除小布什时期颁布的国内男性穆斯林出入境登记系统。奥巴马团队明确指出,特朗普新班子若想翻盘难度极大,因为必须经过复杂而冗长的立法程序才能推翻奥巴马批准的文件。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路线之争和门派博弈从来不是秘密,也未曾消停或放松,但是,似乎双方很少有特朗普接班前夕的如此针锋相对。这个现象既是美国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使然,更说明美国社会从底层到精英的分裂已水火不容,建制派与反建制的特朗普制衡和对抗已不共戴天。

两周后白宫将辞旧迎新,开辟一个至少延续四年的特朗普时代。美国将向何处去早已是世界之问。很显然,奥巴马和民主党对特朗普在外交和内政领域的高门槛能否起到持久的影响力尚难预料,一方面,特朗普特立独行、怪招迭出且能过关斩将,另一方面,即使把持参众两院的共和党也颇多厌恶特朗普的队友,他们未能在竞选阶段废掉特朗普的政治前程,给执政后的他多穿几次小鞋并非没有可能。

(作者为博联社创始人、总裁,文章转自北京青年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