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极致,用刀锋刻“无声的诗”

一些原本普通的木块,因为师傅的绝伦工艺,魔术一样,变成精美的艺术品。福州软木画这一独特的民间工艺,乃福州“三宝”之一。其表现题材十分丰富,自然美景、楼宇建筑、亭台楼榭、花鸟虫鱼等纷纷可以入题。原料是生长于欧洲地中海周围葡萄牙、西班牙、阿拉伯等国的栓皮栎树上的内层木栓层,纹理细腻,色泽天然,柔韧有弹性,放在玻璃内,可以保存上百年。福州的民间艺人采用圆雕、浮雕、透雕、微雕等传统技法,将其制成挂屏、屏风、大小摆件、仿宋国画等精美工艺品,特别是运用三维空间形成立体景观,富有层次感和景深感,艺术价值高。框屏之中,尽显精雕巧工、妙造自然的独步功夫,人们盛情赞之以“立体的画,无韵的诗”。

软木画有着一套复杂而又细致的工艺制作程序。先用大刀削取软木薄片,
再用尖刀和岩刀精雕细镂成亭台楼阁、树木花草、栈桥船舫和人物等多种图样,而后根据画面设计,胶粘在衬纸上,配制成半立体或立体的木画,
最后装裱起来。

若给你一些松软柔韧的木块,你能做成什么呢?福州的软木画师傅们,带给人们的是艺术的惊喜。在他们的刀笔运转之下,亭台楼阁、花草树木、栈桥船舫,精美的立体国画,便展示在你眼前。岸边层层叠叠的树林下,戴着草帽的小人儿在摇桨划船,岸上指尖大的楼房,还要雕出根根细致的窗棂,让人越细看越惊叹,不由得想去推开那扇小窗。老艺人在旁边一脸笑意。平面框画还只是传统手法,现在还有创新的半立体软木画,可以实现360度欣赏。

师傅们在细心雕刻

图片 1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读过两篇印象深刻的文言文,一篇是苏轼的《赤壁赋》,一篇叫《核舟记》。这篇《核舟记》是明朝人魏学洢写的,讲的是明代雕刻家王叔远能在很小的木头上雕出各色各样的景物,而且形神毕肖。他在一个桃核上刻下了苏轼乘船游赤壁的情形,那天苏轼在黄州赤壁写下了“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千古绝唱。

为了让福州软木画这一传统工艺能够适应社会的发展,在新时期焕发出新的光彩,许多有识之士都在做不懈的努力。近年来当地政府积极搭台,举办各种博览会、招商会,甚至还有专场会,为软木画“找婆家”。这些举措,为软木画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和机遇。如若能在税收政策、政府采购方面继续加以扶持关照,软木画工艺则将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

创作中心成立后,吸收了十多位手艺尚存的老艺人,继续坚守软木画这一民间工艺阵地。

虽然有过辉煌的时期,但在社会现代化进程加速、民间工艺趋于薄弱的大环境下,贵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福州软木画也在不可避免地式微。1995年以后,福州市工艺木画厂等多家企业先后停产。西园村人也渐渐放弃软木画,另谋生路。现在,在西园村村委会后面的一个小楼里,还有一群默默坚持的本村老艺人们。这里是福州工美造型艺术有限公司,福州三坊七巷“软木画之乡”的创作基地。他们身上有着老一辈艺人特有的气质,认真、耐心、安静,做了一辈子软木画,对软木画有着深厚的感情,工作不仅是工作,更是精神寄托,“做软木画很开心的”,但对此,年轻一辈却很难体会与传承。一般软木画艺人的收入为月2000元左右,这对年轻人来说,既缺少高薪诱惑,也显得枯燥,况且学好软木画必须有一定的美术基础。

吴芝生师傅

福州软木画始创于20世纪初,发源于福州东郊西园村。相传1914年,有人从国外带回一个类似“木画”的作品,民间艺人吴启棋等人从中受到启发,开创性地利用栓皮栎树的栓木层作原料,以刀为笔,精雕细刻,在小小画框内,立体展现出富有中国风的亭台楼阁、风景名胜,清奇、别致。上个世纪50年代初,吴启棋、陈锟等的软木画作品《天安门》、《北京万寿山》、《颐和园》等,在全国屡获大奖,产生轰动。而这种中国园林“框景”的艺术品,也成为外国人的新宠,出口贸易额攀升。软木画所用材料是由外国进口的栓树皮层,一般被用做建筑隔音材料、葡萄酒瓶塞等,而在福州艺人的手下,却变成精美的艺术品,这让木料出口国的人们都大为惊叹。软木画一下进入人们的生活,大家或馈赠或收藏,兴致盎然。许多人也纷纷加入这个行业,特别是吴启棋所在的西园村,家家户户把饭桌一收拾,就是一个小作坊。在老人们的口中,至今还会怀念起当年全村大人小孩一起做软木画的盛况。那时,软木画是西园村人的重要经济来源。在整个福建,生产软木画的公司有100多家,产品远销美国、日本等地,在80年代其产值曾高达5000多万元。

“还在坚持的人寥寥无几,但是我还是要坚持下来,老祖宗留给我们的手艺不能丢!”就算软木画行业像寒冬里枝叶凋零的老树,吴师傅都要作那片最后凋零的叶子。带着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信念,为了让软木画雕刻的手艺不失传,吴师傅奔走于小学、高中、大学、甚至监狱的课堂。

从本期开始,中华瑰宝版开设“中国民间工艺”栏目,力图展示民间工艺的文化内涵和历史价值,探讨传统工艺在当下的传承与再生。

想象中的核舟

古龙舟

工作室里的老师傅

鹤舞梅香

但正所谓“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很多人看到做软木画有利可图,便一拥而上,导致市场出现大量粗制滥造的产品,软木画整体品质下降,艺术软木画变成了江湖软木画。“一个行业的兴起需要几十年的积淀,毁掉一个行业却只在须臾之间”吴师傅不无感慨地说。

编者按:民间工艺是大众生活的民俗艺术,也是经济和文化的双重载体。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的民间工艺承载着各地传统文化的生动记忆。然而,这些传统工艺近年来却面临着资金匮乏、后继无人的尴尬。

1995年以后,福州生产软木画的企业多数倒闭,大师封刀休艺,工人下岗转行,软木画行业深陷泥潭。吴芝生先生谈到软木画发展的困境时,脸上的表情很沉重,他在担忧也许有一天,软木画会像广陵散一样成为千古绝唱,无人再会。我环顾工作室,果真没有发现一位年轻的软木画手工艺者。

图片 2

工作室里陈列的软木画作品

最后明人魏学洢说:“嘻,技亦灵怪矣哉!”,翻译过来就是:靠,这简直碉堡了。

带着对软木画的崇敬和好奇,我们专程拜访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福州软木画吴氏第四代传人吴芝生师傅。

吴师傅的“吴芝生软木画创作中心”隐匿在福州新店镇的一隅——西园村里。在西园村陈氏宗祠的旁边,有一栋老旧的楼,吴先生的工作室就在这栋楼的二楼。

福州软木画问世于上世纪初,发源于福州西园村。这一独特的民间工艺,被誉为“福州三宝”之一,在国际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工艺美术品种,2008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