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教育:临摹还是创新?

张坤山十分钟爱北碑秦汉一路,喜欢它的质朴、稚拙、厚重和随意,但他也曾在其中走过一段弯路。“本来我写碑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全国书坛就已有了些影响,但在流行书风的影响下失去了辨别能力,也开始临摹一些诸如明清手札之类的法帖,并不是这些法帖不好,也不是流行书风不好,而是我自己不适合这类的书风,应该老老实实地在碑派体系上下功夫,这是我以后才认识到的。”

  临帖展有一个导向,提倡植根传统,向传统深入。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提出16字方针“植根传统、鼓励创新、文质兼备、多样包容”,临帖展提倡的就是“植根传统”。书法界近年一直致力于向传统文化的深入开掘,不是简单的一种回归,而是深入。在向传统文化深入这样大背景下,这个展览显得特别有意义。

1991年,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年仅39岁的张坤山,作为军队书法家代表被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2000年第四届全国书法家代表大会上,他再次当选。2001年由沈阳军区调至海军后,张坤山才开始走上专业书法创作的道路。

  编者按:随着对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日渐重视和教育部对“书法进课堂”的推动,书法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也许,正是由于这种不过分“执着”的心态,才使得张坤山的艺术之路越走越开阔。

  当代的书法展览,书法毕竟走出书斋,书法的“美”和文字的“用”逐渐分离。作者们一方面是对古典形式的认真追摹,同时也自觉和不自觉地带着一种很强烈的、站在展厅立场的创作痕迹出现。从作品形式到创作理念都非常清楚,他不是简单临帖,不是习字,而是创作。尽管这是个临摹展,但是实际上每位作者或多或少都带有这种创作意识,这也是当代书法展览时代和过去人对临帖的理念看法的不一样的地方。这应该说是好事,直接可以把古典的素材转化为当代的创作,站在当代的立场去吸取古人的精华,站在艺术创作的立场去认识古代遗存的文献,还有站在自我的立场去解读历代经典,这就是一种当代的立场、艺术的立场、自我的立场。总的来说,当代书法创作的理念都充分得到体现。

图片 1

  有些作者喜欢做“死抠”的功夫,比如铁线篆好像写的人很多,写到后来都像工匠,像美术字了。而体现作者才情、笔性、笔墨情趣这样的作品不多。你要在古帖基础上进行发挥,是要看功夫的。发挥主要看情趣有没有到,笔性好不好,造型还要相对合理。但是这样的作品不多,大家不敢发挥。大部分作品在实临与意临之间,既做不到有高度的意临,也做不到很严谨的那种实临。因为他要投稿,为了要选上,特别发挥才情的那种临帖他就不敢。

在对待临摹字帖方面,张坤山并不提倡只写一种字帖,他认为只有多临几家碑帖,写出的字才能不僵化,才容易求变出新。因此,张坤山十分喜欢混杂性书风,还喜欢五体并进的临习创作形式。“暂时看,好像有点不谋专精。但长远看,一旦有了新的创作契机,便可能出现转机和质变。因为它的传统根基厚,容纳丰富,有大幅度提高的潜力和空间。”

  2013年,中国书协主办的首届临帖展获得了很多关注。四年过去,4月18日,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广东省文联主办的“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开幕,展览共展出652件书法临创作品。据了解,本届临书展共收到14323位作者投稿,最终评出参展作者229位。同时,在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投稿者中评出97位入展,共194件作品参加展出。展期至4月28日。

 
 
张坤山无疑是当今书坛一位有影响力的军旅书法家,他以碑学为宗,经历过数十年艰辛磨砺,成就斐然。他在碑学领域的成功,真实体现着当今书坛碑学领域的创作观念。

  对书法具有推进作用

涂抹账本走上书法

  我觉得临帖展要尽量选择那些比较忠实于原帖的作品。对那些意临甚至带一点创临色彩的,可以适当照顾一点,但是这些不能占为主流。现在这些作者们,因为大部分人看到原作的机会毕竟少,基本上就是通过印刷品再进行对照、临摹。有些作者盲目把一些经典作品进行放大,比如说对“二王”的尺牍,还有张芝《冠军帖》,甚至《万岁通天帖》上的几个帖,有的人放大成六尺整纸大字进行表达。现代人的这种勇气是可嘉,但是放大以后那种临摹和原帖的韵味相比,总感觉欠缺很多东西。虽然比原帖在气魄上可能强化,但是细节的东西也减了很多。仔细看这些人临的笔法,我感觉是描摹的痕迹太重,很多作品都是点画缺乏古人那种自然的书写。所以如何科学临帖,如何找到临帖的突破口,这可能是当下需要解决的问题。

书法家简介

  本次展览突破了首届临帖展单一临摹思路,要求作者提交临摹和创作作品各一幅,临、创并举全面考量和展示了作者在临摹基础上灵活运用的能力,是对重温经典、深化经典的具体阐释。两者相互补充、相映成趣,形式独特。临、创集中展示,更增加了直观的艺术效果,也显示了作者对传统理解与掌握的程度。

然而,虽然坚持走传统之路,张坤山却不拘泥于传统,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继承、发展和创新。既不墨守成规,也不因袭故我。“从常规上看,涉古愈深,积淀愈厚,创新就会水到渠成。但我更赞成在深厚的传统积淀之上有意识地摸索创新的途径和规律。处在艺术继承、重在发展的变革时代,提倡和培养创作意识,反对或不提倡水到渠成,对书法家的创作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临帖和创作,为什么很多人脱节?中间我认为缺乏一个养帖的环节。比如临《圣教序》,如果单纯地就是看拓片写《圣教序》,你想象不到王羲之当年写字的那种感觉,所以我要借助一点力量,借助“二王”体系这些书家们。我会看看米芾的行书,或看看董其昌的行书、赵孟頫的行书,甚至王铎所临的《圣教序》,参阅这条主线上这些重要的书家。在学习他们的同时,我就实现了对《圣教序》新的感悟,这是一种方法。

从开始学习书法到能够写出一般性的书法作品,再到如今得心应手的书法创作,张坤山经历了若干艰辛的实践和理性的思考。这些实践和思考,也伴随着其创作的不断深入,逐渐调整、演变和提高,从而构建了别于他人的艺术风格。

  在临帖上,我主张尽量要接近那个年代人们用的笔、材料或者按照当时写的字的大小。学生可以到博物馆的历代法书展去看看原帖,再买一些高清晰法帖来临。

8月10日,记者在张坤山位于北京的书法工作室,采访了这位当代书法艺术大家。
记者 田根承 张亚军

  我从来不主张学生意临、创临,那基本上就是自欺欺人的一种说法。你还没能临像,就要意临,肯定是不太好。临帖就老老实实地临帖,你不要老想着自己,应该想着古人。我对学生的要求是,每天只要拿起毛笔来写字,第一件事就是临帖。然后还要读帖,读和临并重,加深对帖的理解。

兼职任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长城书画院副院长,八一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大众文学学会理事及20余家全国性书画团体名誉主席和艺术顾问。

  这次临摹对象冷热不均,有些冷门的碑帖反而临本较多。这里面有当代的媒体和出版对临帖展的影响。比如临《李璧墓志》有十几件,为什么这么多?原因一是出版了字帖,二是李松在“书画频道”讲这个帖几十讲,然后办了临帖班。所以出现很多临《李璧墓志》,这是媒体的作用。还有出版界的作用,比如写秦篆的,临摹《峄山碑》比较多,因为最近出版了一本《峄山碑》版本非常好,有这个范本。反而写《泰山刻石》、《琅琊台刻石》的很少。为什么?因为很难找到合适的、字很多的范本。但是就学术来说,那还是写《泰山刻石》、《琅琊台刻石》是正脉,《峄山碑》毕竟是宋人翻刻,它带着一种宋人的习气在里面,不像《琅琊台刻石》那么淳古。所以现代的媒体和出版对书法具有推进作用,但是它也有一种偏执。所以对媒体和出版应该提出更高的要求,怎么全面地理解书法史,把最好的作品推介出来,引起当代作者的重视。西泠印社出版了一本丁辅之甲骨文《纪游诗》,出版以后我看到马上有人临摹。所以说出版对书法既有推进,也有局限,如果只学习当代这些东西是有局限的。

1952年,张坤山出生于淄博博山。受到家庭影响,十几岁时,他就开始接触毛笔字,接触书法。“父亲开了一间小文具店,经营各种文具。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一摞用毛笔写成的厚厚的账本。”

  还有对碑帖理解角度和深度的问题。每个人对临帖的认识不一样,把握的分寸不一样,有些人是忠实于原帖的,有些人带着创作理念,把它转化成自己的创作。每个人的选取立场、角度不一样,也使这个展览具有一定的丰富性。

著名书法大师赵朴初生前曾这样评价张坤山的书法:“艺苑奋进数经年,华骨终现今人前,书坛奇葩又一朵,阳春白雪张坤山。”

  一个书家要坚守一家一碑一帖

张坤山的书法属于碑学一宗,长期浸润于秦汉北碑晋唐明清之间,有着扎实的传统基础,而且经过较长时期的融汇过程,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因此,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在国内书坛崭露头角。

  创作带有展览痕迹

然而,虽然爱好写字,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根本就找不到多少与书法相关的资料,张坤山就把目光盯在了村公社的大仓库。“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反‘四旧’时期,公社仓库里堆满了从各处搜出来的东西,我就偷偷跑到仓库里,专门找各种字帖,其他东西看都不看。”

  但是这里面还有很多可以思考的问题。比如对经典的碑帖,如《兰亭序》临摹很精彩的少。为什么呢?《兰亭序》很经典,大家耳熟能详,选择这些帖的人一般是初学的比较多,有一定创作经验的人不选这个,因为大家司空见惯,很难由于它的新鲜感给人一种审美冲击。既然是投稿要竞争,要赢得选票,他就回避了这个。往往选《兰亭序》是那些初学者,不了解当代展览的情况。但另一方面,由于过分地追求作品吸引人,追求选票,一些作者选过于冷僻的碑帖,好像也走到很荒率的路子。

张坤山回忆,父亲常教育年幼的他,必须要做好两件事情,一是写好毛笔字,二是学会打算盘。为此,年幼的张坤山开始拿着毛笔,在父亲的账本上写字和临摹。没想到,就是在这不经意的涂抹,竟使得张坤山走上了书法艺术之路。

  这次展览当中,有些作者投机取巧,通过灯箱、拷贝等等手段,其实这最多叫做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临。这些作品已经被评委发现了,没有让它进入复评。临帖的目的是为了用,如果临不能用于创作,你这个临摹就失去应有的价值和意义。

不要过分计较获奖与否

  书法要慎重创新

上世纪80年代初,张坤山的作品就入选了全国展和国际书法展览,很早就参加了第二届全国书法展,并相继在全国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全国展和中青展中参展,20余次在一系列重要的全国性书赛活动中获得金奖。先后出版多部书法专著,撰写并发表了近百万字的书论文章,影响日渐深远。

  ——陈海良(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作品展评委、中国书协草书委员会委员)

张坤山进一步解释说,只有继承传统,大量临习古人碑帖,才能站稳脚跟,真正走上书法创作之路。除了优秀的古今法帖外,书法的传统还包括书法艺术以及审美范畴,诸如方与圆、曲与直、迟与速、疏与密、生与熟、巧与拙乃至笔力、神采、气韵、意境、书风等。

  在评选过程中发现,隶书作品真的有点差强人意。很多经典的碑帖像《张迁碑》、《礼器碑》、《石门颂》都有人在临,但是临得特别精彩、形神兼备的作品不多,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而临摹一些小汉简、简帛书,包括一些民间隶书的作品还比较多。我觉得这反映出作者的一个心理,就是可能和你们比拼经典碑帖我比拼不过,我就找一些比较偏门的东西,觉得这样更能够吸引评委的眼球或者是更能打擦边球。作者想参与展览,还是有急功近利的思想。

百余篇书法理论文章发表于专业刊物。出版有《张坤山书法集》、《张坤山书法艺术》、《张坤山书法论谈》、《张坤山画集》、《张坤山书法文集》、《张坤山真草隶篆行五体书法作品集》等多部专著。多有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全国政协礼堂、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全国各地风景名胜、重要机构收藏刻石,或作为国家礼品赠送外国领导和国际友人。书法作品曾百余次参加由中国书协主办的一系列国家级权威性大展和大型国际书法展览,如国际书法展览,国际临书大展,国际书法交流展,世界华人书法展,当代著名书法家作品展,中国书协理事精品展,第二、三、四、五、六届全国展,六届中青展及正书展、行草展、楹联书法展、扇面展等。20余次在全国性书法大赛中获得金奖。多次担任全国全军展览评审委员。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获得多种荣誉称号。

  书法走出书斋后

虽然在国内外重大书法展上斩获颇多,张坤山对此却看得很轻。他认为,虽然获奖是对成绩和艺术造诣的一种肯定,但是不宜过分计较入展获奖与否。“时下举办的大展,尤其是全国性大展,获奖参展作品多数还是成功的,但一旦作品未能获奖或入选,千万不要失去信心,因为展览的评选有其偶然性的一面,即便是一等奖作品,也未必就真的是上品;没有入选或获奖的,也未必就很差。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方面的因素,如参展者实际水平的发挥是否正常等。”

  再有就是要学会对帖的“举一反十”甚至“举一反百”的能力。对帖上字的用笔、结字的特点,要形成一种记忆。历史上很多名家都是借助了某个帖,而创造一种自己新的风格。比如说吴玉如先生,给他启示最多的是《伯远帖》。《伯远帖》就5行47个字,吴玉如先生通过这个达到“举一反百”的能力,掌握了帖上每个字的特点,形成他对王字的继承和超越。白蕉先生也是这样,他特别喜欢晋人尺牍。如果分析白蕉先生的用笔结字,其实写得很平和,没有故作惊人之态,但是这种韵味比较醇厚。为什么醇厚?他就是非常真实地走进了晋人尺牍的表达方式。沈尹默先生则是在点画的锤炼上非常厚实,所以看沈先生的字就感到铁画银钩。这些大家都是结合自己的特点、性情,结合自己的心得体会找到一个突破口,实现对某个帖的一点继承和发展。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好了。

张坤山,1952年生,山东省淄博市人,海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业书法家,国家一级美术师。自1990年以来连任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鉴定维权委员会副主任,解放军美术书法院艺委会委员,海军美术书法院副院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贡献津贴。

  全国书法临帖作品展是中国书协系列展览中的一个,和别的展览相比,它比较特殊,是一种创作方式的展览。2013年首届临帖展是由中国书协主办,书协培训中心操办的。培训中心在教学中,主要是用临帖的手段来教学,后来就产生了展览的想法,做了一届非常成功,社会反响比较大,水平也比较高。今年举办第二届,以后将成为一种常态化。

“其实,我后来对书法并未有过太多的执着,一直将其当成自己的一种爱好。在军队的时候,我在机关工作,其间一直没放下书法,但是也没想过能在书法界闯出什么样的名头。”

  去解读古代历史遗存

 

  还有,要强化对碑帖的感情。我特别反对拿过来就临,临一下就放下,这个习惯特别不好。水过地皮湿,甚至就是蜻蜓点水,对这个帖还没有掌握。我主张一个书家要坚守一家、一碑、一帖,这是最基本的。比如我立足宋人米芾,我选了《苕溪诗》或者《蜀素帖》,那么为了学好米芾,我必须把王献之牵出来,看看米是如何学习借鉴王献之的。再往下牵出王铎,看看王铎是如何借助米芾这个跳板去追“二王”的。这样临帖要求比较高,一是加强书家的理解,而是对整个书法的链条会理得非常清楚。我觉得这是一种科学的临帖方法,我这样做,也教学生这样做。这样就让脱节问题得到了有效的解决。

由此可见,张坤山对传统十分重视和推崇,而且是其一直坚持走的道路。“继承传统是书法创作的根本和源泉,历代名家为我们留下了大量宝贵的财富,无论是碑还是帖,都是它所存在的那个时代的精萃,反映着时代的创作高度,体现着书法的艺术性和规律性。离开了传统的沿袭,就等于脱离了法的束缚,失去了书法特有的光彩。”

  从这次临帖展的评选中暴露出一个问题,书法的基础教育越来越薄弱。平时该做的一些功夫,比如经典性的字帖应该要临的,却临不好。这一方面可能由于临帖的时间不够,更主要的是方法不对,他的老师也就是书法传承人水平不够。因为传承者的书写技术、书写意识、对经典作品的理解、审美的高度出现了明显偏差,就导致经典作品在临帖过程中间没有得到好的表现。临得好的当然也有,但都是有一些学院背景的作者。大部分人对经典作品的味道吃不准,让我们感到基础教育的重要性。书法爱好者到一定的年龄,又要投稿,又要工作,所以经常会短期培训。短期培训也发现问题,大家只会去搞一些拼贴、放大临摹,短平快的那种手法。大家对经典作品细微的、趣味性的东西,理解得就少了、简单了。

上了小学后,张坤山又遇到了喜爱书法的孙炳跃老师。谁写的字好,孙老师就在谁的书法字上画圆圈。“那时候年龄小,都想让老师表扬自己,所以就拼命练习毛笔字。”

  学习书法的不二法门是临帖取法,这是所有真正意义的书家们的共识。换句话说,植根书法艺术的传统渊薮是永恒的话题。在这种情况下,临帖展应运而生,关照了当下的诸多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